美元狂潮席卷埃及!大宗商品价格的创纪录涨幅仍在继续

美元狂潮席卷埃及!大宗商品价格的创纪录涨幅仍在继续
“美元汇率是多少?”已经成为埃及街头最常被问到的问题。与之相伴的是商品和大宗商品价格的剧烈变化、外汇的稀缺以及创纪录价格的疯狂上涨。与此同时,每个人都在期待决定放开当地货币汇率的决定。
(埃及镑兑美元官方汇率)
过去几天,美元在黑市的汇率超过了70埃及镑,相比之下,官方银行的汇率为31埃及镑,两者之间的差价达到了130%。周日,黑市的汇率下降到不到60埃及镑,将差价缩小到了100%,但市场依旧保持混乱和不稳定。
艰难的危机
更糟糕的是,外汇的短缺和政府无力提供美元钞票。其它因素还包括交易员对美元、黄金和房地产价格进行投机的倾向,一些食品供应商倾向于囤积基本商品以赚取更多利润,一些人因担心价格上涨或供应减少而囤积基本商品。
据一位银行消息人士向中东观察(Middle East Monitor)透露,美元正在以不止一种价格进行兑换,具体取决于兑换的金额。上周,它的价格达到了74埃及镑(约合2.5美元),是其官方市场价格30.9埃及镑的两倍多。
该消息人士补充说,汇率可能会在几天或几周内降至60埃及镑(官方汇率为2美元)以下,但由于国家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和缺乏可信度,它将再次上涨。其它原因可能是延迟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以及英镑浮动和组建新政府的预期日期的不确定性。
黑市投机是由商人、进口商、贸易商、银行部门工作人员和外汇公司以及海外埃及人主导的,他们希望通过避免通过官方渠道转移资金来寻求最大可能的收益。他们这样做是出于对银行限制的恐惧,也是为了从黑市的巨大价差中获利。
埃及政府自己也从市场上购买美元,尤其是在主要外汇来源(如苏伊士运河、旅游业和在国外工作的埃及人的汇款)减少的情况下。另外,政府需要在今年内偿还25%的外债(1650亿美元中的约420亿美元)。
其中一名与政府银行打交道的人告诉《中东观察》,当他试图提取一笔他兄弟从国外转给他的美元时,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和困难。银行官员试图向他施压,让他把钱换成当地货币。
S.A.在尝试与埃及中央银行认可的一家兑换公司打交道时,遇到了不同的经历。他去兑换一些美元纸币为埃及镑,但被要求提供包括电话和身份证号码在内的所有信息,并签署一份文件,说明他从哪里获得这笔钱、金额是多少以及如何得到的。
他补充说:“我很担心和害怕,为什么他们要我提供这些信息,尽管我没有去黑市。我问他们为什么要收集这些信息,他们告诉我这是央行的指示。”
他还告诉我们,因为这个原因,他不会再去任何银行或兑换公司。这种程序令人恐惧,使人们失去安全感,并使投资者感到焦虑,担心他们的美元储蓄可能被没收。
取款限制
当人们发现从银行和自动取款机取款是有限制的,无论是美元还是欧元时,危机变得更加明显。这不仅在投资者中引起了恐慌,而且在普通民众中也引起了恐慌,他们不能再一次取出自己的工资或部分储蓄,而是必须在几天内分期取出。
埃及亿万富翁兼商人纳吉布·萨维里斯(Naguib Sawiris)讽刺地评论了央行的新规定。他在X上的官方页面上写道:“中央银行拒绝给希望提取超过每日现金津贴15万埃及镑(约合4850美元)的客户,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这会促使每个人都把钱留在家里。”
在开罗中心的几台ATM机上,写着一次性的最大取款限额从8000埃及镑(约合260美元)降到了只有4000埃及镑(约合130美元),这些ATM属于像国家银行和政府附属的Banque Misr这样的大型银行,且人们每天不能进行超过一次的交易。
埃及的银行将每天使用ATM机进行外币交易的额度限制在50-300美元。这是由于埃及银行部门的外国资产赤字造成的。根据埃及中央银行的数据,截至去年12月底,埃及银行部门的外国资产赤字达到272亿美元。
上个月,包括巴拉卡银行(Al Baraka Bank)和埃及海湾银行(Egyptian Gulf Bank)在内的五家埃及银行对提现和海外消费实施了新的限制。据彭博社报道,他们完全停止了从国外提取现金,而国际商业银行、阿布扎比伊斯兰银行和埃及第一阿布扎比银行则将每日限额降至50美元。
价格攀升至历史新高
由于美元疯狂上涨,金价、铁价、电器及其他大宗商品价格的创纪录涨幅仍在继续。它们每天甚至每小时都在变化,以至于销售可能会停止,直到打电话给授权代理商或供应商,以了解商品的新价格。
价格样本可以帮助展示埃及市场中高价位的程度,从在埃及最受欢迎的21克拉黄金开始,其每克价格超过了4000埃及镑(约130美元)。然后是铁,每吨63000埃及镑(约2000美元)。一台空调的成本为35000埃及镑(约1132美元),一台冰箱为30000埃及镑(约1000美元),一台洗衣机为25000埃及镑(约800美元),一公斤牛肉为420埃及镑(13.5美元),一公斤鸡肉为110埃及镑(3.5美元),一公斤扁豆为80埃及镑(2.5美元),一公斤豆类成本为60埃及镑(约2.50美元),一升牛奶成本为50埃及镑(1.6美元)。
一些店主因预期价格上涨而暂时关闭店铺,或者以相对较高的价格出售商品,以对冲美元价格上涨的风险,而一些公司则以美元出售商品,这些助长了黑市的繁荣。
电器店主穆罕默德?赛义德(Muhammad Saeed)表示,东芝(Toshiba)、基利亚齐(Kiriazi)和Fresh等公司已经停止销售3周,并没有供应任何电器,直到价格稳定下来。这使得价格平均上涨了25%至40%。
政治经济改革
虽然政府媒体正在为美元危机即将解决而欢呼,但经济研究员奥马尔·西拉杰(Omar Siraj)预计这种情况将持续下去。他说,埃及的危机不仅仅是经济危机,也不会通过上市、偿还债务或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达到100亿美元的贷款或一揽子欧洲融资和阿联酋投资来解决。相反,由于总统权力的扩大、军队对经济活动的垄断、议会作用的缺失以及对媒体的压制,这场危机主要是政治上的。他呼吁立即进行政治改革,其次是经济改革,包括提高生产率、减少进口费用、增加出口和停止无用的项目。
根据经济学家Mamdouh El-Wali的说法,自1960年代至2023年第一季度,历届埃及政府一直在尝试浮动汇率解决方案,但并未能成功解决汇率问题。他认为,埃及经济的主要问题是美元资源不足,无法满足对外币的需求,这一点在埃及与世界各国的商品贸易平衡中得到了体现。自1970年代以来,这一平衡一直处于赤字状态,这就需要通过增加农业和工业领域的生产来弥补这一差距,实现自给自足,然后实现可以出口的盈余,同时考虑到埃及工业六成以上依赖进口项目。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