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何原因带崩新能源赛道?ETF应声下跌,基金经理中谁仍是坚定拥趸?

图片[1]-究竟是何原因带崩新能源赛道?ETF应声下跌,基金经理中谁仍是坚定拥趸?-汇旺期货

普涨行情下,新能源板块的跳水格外惹眼。
盘来面来,新能源赛道开盘即跳水,宁德时代、隆基绿能、恩捷股份、通威股份等龙头股盘中创下本轮调整新低。截至收盘,锦浪科技、浙江新能跌幅超过10%,恩捷股份、融捷股份跌超6%,通威股份跌超5%、宁德时代盘中一度跌超4%,隆基绿能、TCL中环也均有一定程度下跌。
一则关于光伏产业的传言似乎是一股影响力量。传言称印度所得税部门正在对中国主流40家光伏企业进行调查,调查理由为涉嫌逃税,调查范围涵盖公司及其印度的经销商。有国内一线光伏企业人士对此回复记者称,“确有此事,实际已经持续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业绩滑坡也是影响新能源赛道股价的重要原因。
昨日晚间,光伏一体化龙头股通威股份公布三季报,受硅料价格下行影响,通威股份业绩踩下了刹车。公告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14.21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163.02亿元,同比下降24.98%。其中,第三季度净利润30.31亿元,同比下降68.11%。这也是2020年半年报以来,通威股份首次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的情况。
TCL中环的业绩同样堪忧。公司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37.56亿元,同比下降24.19%;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52亿元,同比降低20.72%。近十年来,TCL中环首次出现单季度营收净利双降的情况。

受到新能源板块下跌影响,相关ETF也多数受伤。
其中,鹏华中证光伏产业ETF跌幅最大,为2.13%,广发中证光伏龙头30ETF、华安中证光伏产业ETF跌幅均超过2%。还有15只新能源相关主题ETF今日跌幅超过1%。
今日下跌的新能源股中,不少为基金重仓股。
如通威股份,截至三季度末,共有143只基金重仓持有,涉及53家基金公司,持股总量高达21510.38万股,其中持有最多的是知名基金经理傅鹏博管理的睿远成长价值A,持股数量为4459.29万股,华泰柏瑞中证光伏产业ETF持股3263.55万股,天弘中证光伏产业A、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A持股均超1000万股。
再如TCL中环,共有128只基金三季度重仓,睿远成长价值A仍是该股的头号拥趸者,持股数量高达5160.95万股,华泰柏瑞中证光伏产业ETF持股排名第二,为3904.69万股,赵诣管理的泉果旭源三年持有A也持有该股较多,为3176.80万股。
从公募基金三季度调仓方向看,新能源板块被大量减持,与去年三季度相比,在基金前50大重仓股中,新能源相关概念股高达16家,今年仅剩下5家。隆基绿能、通威股份等光伏龙头股均被大量减持并从前50大重仓股名列消失,不仅如此,新能源产业链上游的天齐锂业、赣锋锂业等个股也被公募基金大量减持。

整个光伏产业链的下跌,给新能源领域带来了多米诺骨牌效应。
具体来看,今年以来,光伏组件价格下跌之势较猛。上半年,组件均价由年初的1.8元/W,下降到6月底的1.3元/W区间,甚至出现了低于1.2元/W的报价。进入下半年,光伏组件仍跌跌不休,10月18日,华电集团第三批光伏组件集采开标,甚至出现了0.9933元/W的报价。
不止组件,整个光伏产业链产品价格都处于下行趋势中。
据硅业分会数据,上周单晶致密料成交均价约为8万元/吨,这一价格仅为去年同期每吨30万元价格高点时的五分之一。主流尺寸硅片价格为2.78元/片3.68元/片,仅为去年同期硅片价格的三分之一。M10单晶PERC电池成交价降至0.56元/W,环比下降3.45%。上游产品的价格下降,组件制造成本降低,因此也间接导致了光伏组件价格的持续下挫。
通威股份也在三季报中直言,公司净利润下滑主要因报告期内光伏产业链价格同比下行所致。
此外,光伏产业链产品价格下跌,外加产品供应过剩,下游需求不佳,供需失衡之下,竞争加剧也导致了各企业开启价格战。
在短期内,企业为争夺市场份额采取降价策略,这可能导致利润下降,甚至出现亏损,同时也会使产业链陷入恶性循环。价格战背后的问题不仅仅局限于短期,还会对光伏行业的长期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如果企业在价格战下减少了研发和创新投入,这也会影响光伏技术的进步和产品的升级换代,可能导致产业滞后。
对于投资者来说,也会因此对相关企业,乃至整个新能源行业的未来发展产生担忧情绪。

纵使公募基金整体“出逃”新能源,但仍有部分坚守者。
如国投瑞银基金的施成,以国投瑞银先进制造混合为例,前三大重仓股分别为宁德时代、华友钴业、天齐锂业。与上季度相比,宁德时代、华友钴业、璞泰来被减持,新宙邦则新晋十大重仓股,同期融捷股份则退出。整体来看,施成的重仓股仍旧集中在新能源赛道。
展望后市,施成仍旧看好新能源领域的长期机会。在三季报中他表示,新能源汽车方面,随着需求的恢复,未来行业龙头将会持续向好。龙头公司在行业低谷的情况下,虽然单位盈利下滑,但从财务上看,仍然展现出很好的投资回报率。在施成看来,以新能源为代表的业绩成长行业,在经历了2022年的估值中枢下移,2023年盈利增速下降,整体市场预期处于低点,他看好20232025年能够兑现成长的公司行情。
刘格崧同样是新能源板块的忠实粉丝,他旗下基金在三季度对比上季度并未做大结构调整,小幅度增持圣邦股份、国联股份、普利特、卓胜微与锦浪科技。他三季度的持仓依然集中在光伏、电池等新能源相关的板块。
刘格菘在三季报中表示,新能源、汽车、电子等成长行业及公司在业绩增长以及对股东回报的贡献方面都有较好的表现。市场担忧的是高景气爆发后的增速回落和后续行业的竞争加剧,将对公司盈利能力带来负面影响。“我们对于掌握核心竞争力的龙头公司的盈利能力的稳定性持乐观态度。”
中欧基金刘伟伟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新能源行业这两年的调整除了受到国内经济下行对汽车需求的压力、欧洲光储市场的库存调整等需求端的因素之外,更多的是来自于对供给端产能过剩的担忧。不过通过分析上市公司财报发现新能源产业链中,一二线企业的差距正在拉大,头部企业能够在竞争中取得较好的超额利润。无论是新能源汽车,还是光伏、储能、海上风电,这些行业的渗透率依然处在10%20%的区间,未来成长空间依然可观。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